<listing id="vr7ht"><var id="vr7ht"><i id="vr7ht"></i></var></listing>
<var id="vr7ht"><dl id="vr7ht"><progress id="vr7ht"></progress></dl></var>
<ins id="vr7ht"><video id="vr7ht"><thead id="vr7ht"></thead></video></ins><var id="vr7ht"><video id="vr7ht"></video></var><var id="vr7ht"><video id="vr7ht"><thead id="vr7ht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vr7ht"><video id="vr7ht"></video></var>
<thead id="vr7ht"></thead><var id="vr7ht"></var>
<var id="vr7ht"></var>
<cite id="vr7ht"></cite>
<var id="vr7ht"></var><menuitem id="vr7ht"><dl id="vr7ht"><listing id="vr7ht"></listing></dl></menuitem><var id="vr7ht"></var>
<var id="vr7ht"></var>
<var id="vr7ht"><video id="vr7ht"><listing id="vr7ht"></listing></video></var>
<menuitem id="vr7ht"></menuitem>
<cite id="vr7ht"><video id="vr7ht"><listing id="vr7ht"></listing></video></cite>
首頁 日報 晚報 金融 評論 文苑 交通 攝影 校園 小記者 看鄉村 專版 市場
陽泉新聞網 >> 鉤沉
《冠山之秀,文峰之祖》系列之五:平生仰止是冠山
□老斫輪
發布日期:2021-07-28 07:39
來源:陽泉晚報
分享到:

  當我來到冠山上的第二個平臺時,冠山上已經沒有冠山書院了,這是崇古冠山書院。

  據院內的石刻介紹來看,元代呂思誠所建冠山書院肯定早已淪為廢墟了。冠山書院在明弘治十三年(1500年)重修后,更名為名賢書院?,F存建筑為清嘉慶十一年(1806年)奉直大夫孫裕重建。為別于當時平定城內的冠山書院,才名之為崇古冠山書院。

  徜徉在崇古冠山書院中,我還是想尋找到元朝中書左丞呂思誠的影子。書院坐西朝東,靠山臨谷,建于冠山腹部,為二進三合式院落,隨地勢分內、外兩院。這些建筑外觀似木結構樣式,里面都是窯洞,厚重結實,冬暖夏涼,故稱之為無梁洞。內院西面正屋五間,居中一明兩暗,為“崇古洞”。南北兩廂,窯各三眼,均為一明兩暗。南窯名“廣業”,中窯壁嵌柳公權玄秘塔碑文石刻十六塊。北窯名“新德”。

  外院有窯洞一孔,為書院仆役居室,外形為瓦房,內部為窯洞,院西月臺下立有數通石碑,底座、碑首顯然都不匹配,多是受損移立于此。你要想了解一個地方的歷史,最簡單的方法就是閱讀古代的碑文,各個朝代的都有,創建的,重修的,題詠的,五花八門,流派紛呈,閱讀之下,來龍去脈一清二楚。然而,冠山書院的碑刻,破損嚴重,閱讀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。

  明代嘉靖年間,白巖山人喬宇喬尚書的《雪中訪左丞呂公書院舊址》詩碑最為顯眼。上書曰:

  峻嶺崇罔冒雪來,冠山遙在白云隈。

  松盤厚地蜿蜒出,花散諸天縹緲開。

  傍險欲尋歸隱洞,凌高還上讀書臺。

  平生仰止鄉賢意,莫遣遺蹤閟草萊。

  喬宇訪呂公書院的時候,滿山飛雪,“花散諸天縹緲開”。我一直不明白,冠山這么一座不高的小山,不峻不險,不秀不媚,何以吸引喬宇這樣的文人墨客前來拜訪呢?古往今來,文壇魁斗,巨筆大家,往往都以來冠山一游為快事。冠山有什么魔力,吸引著這些文人呢?

  喬宇(1464—1531年),字希大,號白巖山人,山西太原府樂平縣(今晉中市昔陽縣)人,與王云鳳、王瓊并稱“晉中三杰”,亦稱“河東三鳳”。成化二十年(1484年)進士,歷戶部左侍郎、右侍郎,拜南京禮部尚書,后為兵部尚書,參贊機務。明世宗即位,召為吏部尚書,因直諫君過,被迫去職回籍,卒謚“莊簡”。喬宇在雪中是踏著呂左丞的足跡,尋覓“歸隱洞”,再登“讀書臺”,是為了仰止前輩鄉賢。歷史上的樂平,一直歸平定州管轄,古州的每一處景點,往往都有喬莊簡的身影。

  而傅山登冠山的時候,是在雨中。他“與兒輩問答,賡喬莊簡公韻”寫了《冠山雨中三章》,詩曰:

  空山云雨不時來,亂響飛泉噴石隈。

  黑霧蒼茫俄頃過,青天金碧忽然開。

  百圍樹杪支孤榻,千里山光抱小臺。

  最愛蓮花佛座底,茙葵幽艷映蒿萊。

  銅鐵輪王不見來,戾車如鬼占隅隈。

  波旬作佛文殊拜,石壁修羅芥子開。

  孔雀總持安穩界,大云象設妙高臺。

  菩提種子如嘉谷,鋤去神皋亂草萊。

  冠山雨過看山來,不肯晴云戀綠隈。

  蹭蹬涼風無遠略,麻花老眼甚時開。

  文章黃鉞真雷電,封禪金繩拔向臺。

  大謬極恬邱壑命,爾曹念不似吳萊。

  這是文人之間的文字游戲,也是靈魂深處的隔空對話。一唱一和之間,王羲之《蘭亭集序》給我們留住的美好,趙秉文和他的文友們在涌云樓傳下的佳話,在冠山上一幕一幕地重現。

  明朝的太守孫杰,是來重建呂公書院的,而冠山那天的雨,也觸發了他的詩情,吟誦《冠山雨過》道:

  四面稍盤曲,中危卻似冠。

  野云滋鳥道,時雨下鴻盤。

  花覆崖心溜,人喧渡口湍。

  翠微青石黛,畦圃膩羅紈。

  而面對喬宇的詩碑,孫杰也依韻來了一首《七律·白巖喬少保前韻》詩:

  疊嶂層登不少恬,煙霞深處興偏添。

  坐觀瀑布吐寒碧,遠望綿山足仰瞻。

  右檜參天連峭壁,梵王竣宇掩危巖。

  不須緣志尋石室,久有山人在此潛。

  冠山,絕對是書生的樂園,是文人的天堂。一生之中,以未曾在冠山讀書為憾。而一生之中,又以能走進冠山一次為榮。冠山,是他們心目中的文化圣地。

  許多懷抱理想的學子,就是從冠山書院里走出去的。冠山書院現在是國家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。書院在中國歷史上一直是非常神圣的精神家園,宋朝衣冠南渡之后,享譽全國的白鹿、石鼓、應天府、岳麓四大書院揚名后世。但在唐朝以前,從遠古到春秋,多少飽學之士來自何方?我們卻一頭霧水。百家爭鳴,燦若星空;皇皇巨著,汗牛充棟。這些來自北方的圣賢又出自什么書院呢?泗水之濱,稷下學宮,西河講學,河汾學派,這些與河東、西河密不可分的學派源流,我們一直尋不到根,溯不清源。倒是北宋徽宗時期的冠山精舍,給我們撥冗指迷,看見了中國北方較早的書院。

  到元代的時候,唯冠山呂公書院顯于中國北方。元代也是中國書院普遍興起的時代,由最初的鼓勵支持各種形式的民辦,到后來嚴格審批的官辦,書院如雨后春筍般遍及九州。元初對宋遺民創建的書院,一律予以承認。還將書院等視為各級地方官學,授以山長之職。至元二十八年(1291年),忽必烈明令“江南諸路學及各縣學內,設立小學,選老成之士教之,或自愿招師,或自受家學于父兄者,亦從其便。其他先儒過化之地,名賢經行之所,與好事之家出錢粟贍學者,并立為書院”。

  明成化《山西通志》載:“冠山書院,在平定州冠山下資福寺旁。元左司郎中呂思誠父祖數世皆從秦溪王司業讀書于此。初名冠山精舍,后以宰相言賜額,徙建于故宅。又建燕居殿,設宣圣像,以顏、曾二子侍。堂曰會經,齋曰德本行源,蓄書萬余卷,設山長一員為師。今存遺址?!笨梢?,冠山上的冠山書院,如果不是“先儒過化之地,名賢經行之所”,元帝怎么可能欽賜院名呢?冠山書院,彌足珍貴。

  而冠山書院,就曾被呂思誠譽為元世祖所言之“先儒過化之地,先賢經行之所”。冠山書院一脈相承,金元扛鼎,明清更盛。這里人才輩出,圣賢不絕。如金代的趙秉文、楊云翼、元好問,元朝參議中書省事王構、左丞呂思誠、明朝南京兵部尚書喬宇、清朝兩廣總督竇瑸、著名學者傅山、張穆以及民國才女石評梅等,都曾在此就讀或講學。據不完全統計,在金、元、明、清四代,平定中進士131人,舉人680人,各類貢生785人。其中既有父子尚書耿裕、耿九疇,又有兄弟進士李愈、李念等,他們的科舉仕進成功,冠山書院的文化影響不可否認。

  問題是冠山即使有這樣的成就,距元世祖“先儒過化之地,先賢經行之所”還是相差甚遠,那要怎樣的飽學過化與群賢畢集才能擔當起這樣的盛名呢?欲窮千里目,更上一層樓,當我來到冠山的石室面前時,當我站在“敬惜字紙洞”的上方眺望時,當我撫摸“豐周瓢飲”石刻時,我的眼前豁然開朗,仿佛疑竇全消。

編輯:
主管:陽泉市互聯網信息辦公室 主辦:陽泉日報社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:14120190003
晉公網安備14030302000113 晉ICP備07004459
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編號:(晉)字第060號
地址:山西省陽泉市桃北中路87號 電話:0353-6658025 郵編:045000
舉報電話:0353-2297677 投訴郵箱:1481219960@qq.com
陽泉新聞網版權所有 建議使用分辯率1024*768
陽泉新聞網新浪微博 陽泉新聞網人民微博
黑人30厘米全进去视频,宝宝坐下来自己慢慢摇视频,免费男女啪啦啦超猛烈网站,果冻传媒张芸熙视频在线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