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listing id="vr7ht"><var id="vr7ht"><i id="vr7ht"></i></var></listing>
<var id="vr7ht"><dl id="vr7ht"><progress id="vr7ht"></progress></dl></var>
<ins id="vr7ht"><video id="vr7ht"><thead id="vr7ht"></thead></video></ins><var id="vr7ht"><video id="vr7ht"></video></var><var id="vr7ht"><video id="vr7ht"><thead id="vr7ht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vr7ht"><video id="vr7ht"></video></var>
<thead id="vr7ht"></thead><var id="vr7ht"></var>
<var id="vr7ht"></var>
<cite id="vr7ht"></cite>
<var id="vr7ht"></var><menuitem id="vr7ht"><dl id="vr7ht"><listing id="vr7ht"></listing></dl></menuitem><var id="vr7ht"></var>
<var id="vr7ht"></var>
<var id="vr7ht"><video id="vr7ht"><listing id="vr7ht"></listing></video></var>
<menuitem id="vr7ht"></menuitem>
<cite id="vr7ht"><video id="vr7ht"><listing id="vr7ht"></listing></video></cite>
首頁 日報 晚報 金融 評論 文苑 交通 攝影 校園 小記者 看鄉村 專版 市場
陽泉新聞網 >> 專欄
【百味人生】割草的少年
◆孫克艷
發布日期:2021-07-29 07:30
來源:陽泉晚報
分享到:

  我對青草,有一種特別的感情。正是在少年時期,年復一年的割草經歷,讓我只要一看到那些蓬勃生長的青草,就禁不住想起曾經少年時,與小伙伴們割草的那些時光。

  那時候,很多農活都要靠農民的雙手,和一身的力氣,而耕牛則成了家家戶戶最大的財產與勞動工具。于是,飼養耕牛就成了莊戶人的重中之重。新鮮的青草,外加飼料,是那時候飼養耕牛的普遍方式。

  除了牛要吃草,家里養的羊、豬、雞、鴨、鵝、兔子……都是要吃草的。一筐筐的青草,可以省下不少的飼料,從而減少飼養家畜家禽的成本。所以,那時候割草,實在是一件不可忽視的日常大事。而割草的活兒,一般都落在了半大不小的少年身上。因為大人們,還有總是忙不完的農活與家事。

  走出村莊,人們總能看到割草的少年們,每人一個大竹筐,握著一把閃亮的鐮刀,頂著烈日而出,迎著晚霞而歸。家鄉的田野上,哪片土地長了什么草,哪里的青草最是鮮肥,哪種草牛羊最喜歡吃,他們都知道。

  割草最好是在晴朗的下午。因為,下午的青草沒有露水,牲口吃了不傷身體。并且,沒有露水的青草相對輕一些,方便扛回家。畢竟,不是每一個割草的人,都有一輛自行車可以把草馱回去。沒有車子的割草少年,只得靠自己稚嫩的肩膀,扛起那筐沉重的青草。

  隨著割草少年的腳步,那些冒出筐子的青草,有節律地舞動著。眼尖的莊稼人,只須瞄一眼草筐,就知道那筐草的分量,并會說出或贊許或揶揄的言辭。少年們就在一聲接一聲的評論中,或是開心地微笑,或是羞赧地苦笑。

  那筐綠油油的鮮嫩青草,壓在少年們的肩頭,就像少年們當下品嘗的日子一樣,在真實的幸福與快樂里,也有清晰而明朗的苦澀與深沉,它壓彎了少年們原本挺直昂揚的身軀;也讓他們原本高昂的腦袋,不得不微微低下,以直視腳下的土地,和土地上的花草。

  我從小學起,就有了割草這個任務。村子里同齡的孩子相約上,一邊玩耍一邊割草,等到太陽西下,筐子也差不多滿了。望著無垠的原野,和西天上璀璨的晚霞,與放羊的老羊倌一起,聽著田間的蟲鳴,嗅著田野的清新,扛著略顯重實的青草,一步步邁向家的方向,滿載而歸。那是一種簡單而知足的幸福。

  對很多孩子來說,割草是一件苦差事:既要辛苦地尋覓青草,還要一邊割草,一邊拖著草筐前行。遇到長刺的野草,諸如刺角芽、辣辣秧等,還要遭受皮肉之苦。而被鐮刀割到手指,則幾乎是每一個割草的孩子,都會遭遇的苦楚???,大概是免不了的。一邊哭泣,一邊摘取刺角芽的葉子,揉搓好并包裹在傷口上,用手按著,是割草的少年們都知曉的止血土方。幾年下來,很多孩子左手的食指和中指上,都有明顯的傷疤,似一枚枚勛章,彰顯著孩子們的成長。

  當時,野草忙著生長,以滿足迎接它的一把把鐮刀,和鐮刀背后的一張張嘴巴。在野草來不及生長的日子里,割草的少年們跑得越來越遠,他們跑遍了田野的每一個角落,將足跡一次次留在了那里。

  如今多年過去了,曾經割草的少年們,已是人到中年。那些曾經被一把把鐮刀收割過、被一張張嘴巴啃食過的土地上,長出連成綠海的野草,肥美而恣意,卻早已無人問津。鄉下的野草,長瘋了,長出了一種令人望而生畏的姿態。它告訴我們,那些曾經的時光,都遠去了。

  不過,曾經割草的經歷,卻于無聲中,沉淀在時光的河流中,讓我常常懷念那些割草的少年們,和那些有哭有笑的歲月,以及我們布滿傷痕的、勞動的雙手。

編輯:
主管:陽泉市互聯網信息辦公室 主辦:陽泉日報社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:14120190003
晉公網安備14030302000113 晉ICP備07004459
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編號:(晉)字第060號
地址:山西省陽泉市桃北中路87號 電話:0353-6658025 郵編:045000
舉報電話:0353-2297677 投訴郵箱:1481219960@qq.com
陽泉新聞網版權所有 建議使用分辯率1024*768
陽泉新聞網新浪微博 陽泉新聞網人民微博
黑人30厘米全进去视频,宝宝坐下来自己慢慢摇视频,免费男女啪啦啦超猛烈网站,果冻传媒张芸熙视频在线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