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listing id="vr7ht"><var id="vr7ht"><i id="vr7ht"></i></var></listing>
<var id="vr7ht"><dl id="vr7ht"><progress id="vr7ht"></progress></dl></var>
<ins id="vr7ht"><video id="vr7ht"><thead id="vr7ht"></thead></video></ins><var id="vr7ht"><video id="vr7ht"></video></var><var id="vr7ht"><video id="vr7ht"><thead id="vr7ht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vr7ht"><video id="vr7ht"></video></var>
<thead id="vr7ht"></thead><var id="vr7ht"></var>
<var id="vr7ht"></var>
<cite id="vr7ht"></cite>
<var id="vr7ht"></var><menuitem id="vr7ht"><dl id="vr7ht"><listing id="vr7ht"></listing></dl></menuitem><var id="vr7ht"></var>
<var id="vr7ht"></var>
<var id="vr7ht"><video id="vr7ht"><listing id="vr7ht"></listing></video></var>
<menuitem id="vr7ht"></menuitem>
<cite id="vr7ht"><video id="vr7ht"><listing id="vr7ht"></listing></video></cite>
首頁 日報 晚報 金融 評論 文苑 交通 攝影 校園 小記者 看鄉村 專版 市場
陽泉新聞網 >> 專欄
【往事隨風】西大院
◆魏千樓
發布日期:2021-07-29 07:31
來源:陽泉晚報
分享到:

  我家后面有一個院子叫西大院,是我最熟悉的地方。里邊住了七戶人家。大院里二十幾個孩子,和我年齡相仿的有四五個。鄰里之間因宅基地或者孩子的事吵鬧是常有的,但孩子們背過大人還在一起玩,并沒有隔膜。

  西大院的街門樓呈拱形,由長磚砌成,兩扇木制的大門立在光滑的門墩上,地面鋪的青條石上鑿著一條水道。那時孩子們玩得最多的是趕箍、彈球和扇蓋,如果人多,就在這里玩捉迷藏。里面的孩子把大門關上插好,門外的孩子就拿木片從門縫扒拉開插關。院里的孩子有足夠的時間躲藏,可躲到柴堆后、煤堆旁、矮墻下,也能藏進空甕里、土洞中,或者直接鉆進人家炕上的被子。

  三娘娘家的窯洞旁有個很深的土洞,放著谷糠和雜物,那是我們玩地道戰的好地方。八妮姨家也有一個大土洞,夏天我們經常坐到里邊乘涼吃飯。里邊裂縫處住著幾窩麻雀,聽大人們說看到過蛇,我們就不敢再去掏鳥蛋了。

  馬來林姥爺不識字,看到別人買月份牌(日歷),就買了一本,還告訴鄰居:“我也買了一個小本本,一下子就夾起好幾張!”成了鄉親們的笑談。李明小大爺是鐵匠,每天都會拉著個風箱吹火,用大鐵鉗子夾出燒紅的鐵塊打東西。據說有人給他一塊打抿圪斗床的料,他只打成個漏勺,還告訴人家:“打成甚算甚吧!”因此村里多了個歇后語:老明小打鐵——打成甚算甚。八妮姨雖是小腳老太,卻并不守舊,整天樂呵呵的。她是村里第一個買電唱機的,總把歌曲放到最大聲音,半個村的人都能聽到。

  大院里有不少樹。楊樹、花椒樹沒看頭,桃樹掛了果,本家的孩子早就摘去,倒也不算稀罕,大家惦記的是那一棵榆樹和兩棵槐樹。五覺叔叔的兒子叫新平,“害”是出了名的。再高的樹,向兩手心吐口唾沫,脫了鞋子,三五兩下就上了樹,我卻怎么也學不會。榆樹槐樹開了花,正是新平大顯身手的時候,后面也跟了很多好吃的孩子。

  每年四月初,明小大爺家那棵大榆樹就結出了一串串榆錢,誘惑得我們左一聲右一聲“大娘”叫著取悅明大娘。明大娘允許后,新平就上了樹,坐在枝丫上先吃個飽,再把衣服挽成包袱狀掛在樹上,捋上半天,間或扔下一兩枝,才輪到樹下的我們品嘗幾串。如果有足夠的耐心,等到新平下來,給明大娘留點蒸不爛的榆錢,新平包了自己的,就能每人分個兩三把塞進衣服口袋慢慢吃。榆樹花期一個月左右,每隔幾天摘一次,等到榆錢開罷,槐花香味就彌漫在空氣里了。

  大院里有棵大槐樹,是八妮姨家的。八妮姨很喜人,只是那棵樹上的槐花很稀疏。新平背了撓鉤上樹,我們在樹下眼巴巴看著他先吃夠,再將鉤到的槐花連枝帶葉扔到我們鋪在地面的衣服上。我們摘下槐花,把枝葉收拾在一旁。摘下來后,給主家留些,上樹的人拿夠,剩下的才輪到我們分,有時人多,分到的僅夠炒一頓就撒子的菜。

  西大院門口東側,長著一棵高大茂盛的槐樹。樹的主人馬里寶爺爺看到在他家樹上鉤槐花,總是罵罵咧咧。因此,盡管眼饞,我們大多時候都不去招惹他。我家前邊有個叫呂老虎的小孩卻不管這些,他和我們一起“偵察”,只要確認里寶爺出村,就迅速上樹折了枝條扔下來。放哨的人一招呼,他就很快下來,我們每人拿上幾枝跑到場垴慢慢摘吃。有一次沒來得及下來,里寶爺用樹枝把糞尿刷到樹干上,弄得呂老虎大半天都沒法下來。他不甘心,串通了兩個會爬樹的孩子,看到里寶爺一出去,就立即上樹亂折一通,里寶爺回來,氣得滿大街走著罵。

  前段時間回老家,特意進西大院轉了一圈。院里整修得和記憶里大相徑庭,也看不到了樹的蹤影。西大院是如此安靜。老人們走了,小輩們住到了城里,只有幾個大哥、大嫂固守著。

編輯:
主管:陽泉市互聯網信息辦公室 主辦:陽泉日報社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:14120190003
晉公網安備14030302000113 晉ICP備07004459
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編號:(晉)字第060號
地址:山西省陽泉市桃北中路87號 電話:0353-6658025 郵編:045000
舉報電話:0353-2297677 投訴郵箱:1481219960@qq.com
陽泉新聞網版權所有 建議使用分辯率1024*768
陽泉新聞網新浪微博 陽泉新聞網人民微博
黑人30厘米全进去视频,宝宝坐下来自己慢慢摇视频,免费男女啪啦啦超猛烈网站,果冻传媒张芸熙视频在线播放